HOUHOU0837

玫瑰先生 04-06

一个故人:

依然短小。
至此,我已经觉得自己是段子手了。



---


04

第二天阿诚收到了一支黄玫瑰,以及洋洋洒洒一整张纸:
[很抱歉唐突了你。我道歉。
我猜我应该先介绍一下我的情况。我比你大一些,算是个学者,喜欢阅读,在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有一些股份,但仍在工作。喜欢的运动是羽毛球,喜欢的茶是碧螺春,喜欢的颜色是茶色。
可以告诉我一些你的事吗?]
嗯,还算有诚意。阿诚不是第一次被人追求:通常是女孩子,在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之后知难而退了。
[你知道你没有希望,对吗?我不会平白无故喜欢谁,就像我不会平白无故放弃谁。]
[所以你对于那位可望而不可得的人物不会放弃?你试过表白吗?和我说说吧,至少,作为一个朋友?]
[我不能。那会毁了他。]



05

玫瑰送了一个月,明诚仍然没查出到底是谁偷偷溜进了办公室:现在形势紧张,他不想伤害无辜的人,也不能坐在办公室等一整晚。
他问过门卫和清洁工,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来过。他心里倒是有一个猜测,至少太大胆,太离谱,太不现实了。
大哥不会说这种话。
他翻出最近的信纸。
[你应该多为自己考虑一些。恋爱和仰慕不同,是个平等的关系,你不告诉他你的想法,是永远得不到回应的。]
[好吧,恋爱达人,你为什么不找个现实中的人在一起?]
[没有人比你更好。]
[我们认识吗?]
玫瑰先生不再回信。明诚决定试探明楼一下。
他把玫瑰带回了家。




06

一支玫瑰突兀的横在副驾驶座上。
明楼只看了一眼,就把话题转向一天的工作。阿诚犹豫着,最后闭了嘴。沉住气,他对自己说,他不问就不要说。
车到家停好,阿诚拿了公文包关上车门,却看见明楼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花不错,不带上吗?”
明诚摇摇头,只是笑笑。明楼打开车门拿了出来,还闻了闻,递给阿诚。
阿诚疑惑的看了眼,明楼的嘴抿成一字,眼角都挤出了皱纹,把花塞到阿诚手里:“拿着吧。”
“您这是什么意思?”
“别人的好意,你要领情。要是哪天要把人带回家,我可以替你把把关。”
阿诚把后槽牙咬的紧紧的才忍住委屈。
“我既然决定了做这个工作,就没准备结婚。”



---



评论

热度(28)

  1. HOUHOU0837一个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