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HOU0837

01

        等谭宗明爬进被窝,季白观察着他如常对自己一笑也不知他自己知道不知道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关了灯身侧的灯,又紧贴着季白关了另外一侧,钻进被子对着季白的肩头重重亲了一下,翻身睡觉。
       
        这流程对啊!季白想。那怎么老最后掉链子呢。外面有人啦?这不挺亲密不做作么!对我腻了?刚才那一吻挺激荡啊!我。。。也没有生理期啊!脑子已抽。。。我还是直接问吧。“老谭,部里工会联谊,局里任务直接点名下到我这儿来了。都知道我光棍一条。”话到嘴边,到底还是说不出口,真窝囊。“还有你推不了的?”谭宗明闷闷的。“推不了。”一声叹息:“那穿精神点,既然都去了,就别让你领导觉得你应付。”“啧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正常不应该”谭宗明rou的转过身胳膊撑在季白肩膀两侧居高临下:“正常不应该压在你身上一通乱摸又亲一边蛮横的直接干你在你快受不了的时候在你脖子上使劲舔过再用力一吸?”季白:“嗯!!”听起来真的好爽啊这才拿对剧本了啊!并大着眼睛狠狠挑衅虚虚架在自己上方看起来蓄势待发的情人分分钟就要酣畅淋漓滚一晚了好期待啊!!然而谭宗明看起来怎么有点……虚张声势?眼瞧着气势就像气球撒气一样弱下去,换了一个怎么看怎么装出来的表情唬他:“别惹我!你耽误事,我还要开股东会。要不一定让刚才说的都实现。”最后丢了一个“你给我小心”的小眼神儿给季白,瘫回去又睡了。

        一个股东会而已,你至于么。……难道新欢是股东会里的??季白又陷入死循环。        
       
       欲求得不到满足,季白只好对着动作片重回青春时代。然而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啊!经过灵魂和身体的双重亲密后,他发现一个人根本得不到释放。即使想着谭宗明边动边沉浸的望进自己眼里,认真又迷醉,还是他爽到时难以抗拒地闭上眼,轻轻皱着眉,全部心神都在感受和享受身体相连的这一刻,还是色情又膜拜地一口一个,亲过他身上所有地方。然而越是回想,反而提醒了自己如今这孤家寡人是有多想他。
       
         谭宗明见黑着灯,卧室门紧锁,想着季白已经睡了,往客房走的途中还是停在主卧门口,轻轻慢慢往下转门把,推一条缝往里窥。就看见格纹被子搭在屈起的长腿上,另一条腿弯在床上,下身四敞大开。季白正一手抚慰自己,一手握着什么细长的东西往里送。谭宗明秒硬。他突然想看季白此刻自渎的表情,是不是比和自己还享受。床头灯在灯罩的掩映下,朦胧地抹在半边脸上,季白在不均匀的微光下闭着眼睛,颈子后仰,却好像是痛苦的表情。嗯嗯唔唔的声音从胸腔震出来,房间又空又安静,居然生出一种剧院的音效。好一会儿,谭宗明简直忘了自己是在现场,而不是在看一场忘我的演出。季白这时好像还是不满足的翻了个身,把腰下垫着谭宗明的枕头往上拽拽,手中拿的东西也看清了,是谭宗明常用来签合同的万宝龙。原来我每天都躺在这样的枕头里,原来签合同是这么刺激的事情。季白此时换好姿势跪在床上羞耻又狠狠的骂:“混蛋!”“畜生!”不知道戳到哪儿声音一抖高了好几个音“谭宗明!”随之对着那个地方突然加大了钢笔进出的力度和振幅,搞的他把头深深埋在谭宗明味道的枕头里闷闷的大喊:“你。。混。。谭唔明!……唔……好想要啊……干……操…唔”谭宗明都快把门把手撸掉漆了,打定主意把珍稀画面看到底,忽又听语气又陡转变得好委屈:“进来啊……好大……这里好想”你字没出口谭宗明和他的小伙伴再也把持不住,飞扑压上床上的人。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