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HOU0837

【胡八一x赵启平】唯恐天下不乱的王胖子(真心不会起标题)

所有陌生来电,赵启平都得接了才安心,即使这通看起来很像诈骗号码。

“喂,我。"卧槽。心脏有点受不了。

"你上班呢吧,我这儿完事儿了啊。"跟谁完事儿了。🙄

"刚找着公用电话,现在就往家走。行了,先这么着。你好好上班。”妈蛋,一个大宝贝儿都没有。

赵启平全程只吭了一声,一脸面瘫。无聊!寡淡!没劲!

转过身却忍不住笑开了:“休息的怎么样?再掰一次吧,您呀别怕疼,骂街也没用,作为医生啊,骂我多难听,我也得把您这骨头掰好,你得忍住,要是长不好您下半辈子都得活受罪!”

张大夫王博士小王大夫都在心里默默给了赵医生五星好评,这病人骨折好像是医生的错一样,滋哇乱叫在科里折腾40多分钟了。你再瞧人家赵大夫,依然满面春风,这耐心,这专业素养,这医德,啧啧大拇指。

小赵医生内心OS: 加油!这两天保持好状态加两天班,博得同情,然后跟张大夫王博士小王大夫通通换一遍班!!老子要回家抱窝啦!

赵启平打定主意要卯足精神连赶几天班,但是家里沙发根本抱不住他屁股。他像个腊肠狗一样,摇着尾巴在门里和客厅不停徘徊,啪嗒啪嗒的拖鞋声搞的自己更烦躁了。他十分清楚今早接的电话不可能晚上就到。但是忍不住。就是忍不住。

夜里不知道几点,一阵诡异的声音让赵启平一下清醒过来。是那种有人偷偷摸摸在你家门锁上动手脚的响动。赵启平掀开毯子劈腿下沙发,起的太猛,胫骨“通”地撞上茶几,却然后毫不影响速度地一边呼噜腿一边单脚跳到门口,直接拧开门,看胡八一正半蹲在家门口一副撬锁的姿势。

“胡爷还没玩儿够,到自己家练手来了?”

胡八一一个熊扑把赵启平压在肩膀上:“廊灯坏了,”胡乱亲在洗发水味道的头顶上,“也没手机,”还有侧脸,耳朵,“太暗。”

赵启平几乎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他的五感官能好像一下都死掉了,只剩下被吻过的头顶、侧脸的一小块儿,和耳朵的边阔特别敏感,他必须要爆发出小宇宙才能抵抗得住。而所谓的抵抗,就是双臂狠狠的环抱住这位宇宙英雄的脖子、脸,往死里又蹭又扎。“技术太差,粽子都醒100次了!”

“技术太差?”胡八一重复。

然后两个人心知肚明的埋在对方肩膀里呼噜噜笑起来。“能把你搞醒就可以了。”

这么说着,反而慢慢平静下来。两人同时深深扎在对方馊臭酸爽/洗发露和蓝月亮的肩窝,狠狠嗅了几口,好像吸足了鸦片又抱到了被窝儿,卸了一大口气,把力气都瘫在对方又粗糙又臭的外套/柔软的珊瑚绒睡衣里轻轻晃着,溺了十几分钟。

终于,到家了。

赵医生愉快地请了个长假,然后像个开心的农场主养着自己家的猪崽儿,任劳任怨的每天填槽、打扫猪圈、看猪睡觉、赶猪上街。这是赵医生的经验,老胡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虽然安全得返,但是精神和身体都需要慢慢过度,调整到正常的生物钟以及正常人的精神世界。赵启平是他的爱人,更是他的私人医生,兼心理咨询师,兼保姆,赵医生为自己的多才多艺感到自豪。

陪着老胡去潘家园办完事儿,俩人一个收拾厨房,一个普及社会时事(刷手机),有人敲门。大晚上的谁啊。俩人对视一眼,赵启平去开门。

“哎呦,嫂....启平呀!这么久没见你还这么俊!”一边讲一边脚就往里迈。

“你怎么来了!”胡八一一听王胖子谄媚的声音,直觉就是没好事儿。

“嘿,这就往外轰我啊!在墓室粽子那一巴掌还是我替你挨的呢!再说了,我想启平兄弟了,怎么了!”王胖子说的理直气壮,一边豪不见外地换拖鞋。

赵启平客气的笑了笑,去厨房拿了个杯子,切几个水果。

“滚!到底干嘛来了!”胡八一这两天修整差不多了,正打算从今天开始夜夜笙歌,自从第一天进门以外,他和自家爱人还没来得及有什么肢体接触。赵启平留给他充足的个人空间,包括分床睡。夜里做噩梦翻手就打人的胡八爷那是骨科大夫都无法招架的洪水猛兽。

“没事儿,没事儿我就不能来整点事儿啊!”王胖子也往沙发里一瘫,抓起桌上的瓜子开启唠嗑模式。这架势一拿,胡八一深感不安,这是要刷夜的节奏啊!出去这么长时间这家伙他还不腻啊!?

“不是,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和启平还有事儿呢。”胡八一皱眉认真脸。

“可歇了吧,你俩能有什么事儿我还不知道。”胖子翻了个白眼儿,“你俩呀,没够儿。一年都没空见我。”胖子本来只想着过来消消食儿,结果看这一来一去老胡这严肃的表情,一副提刀还没上阵的样子,决定不走了,胖爷要搞搞事情~

“王凯旋!你脑子是不是被粽子吃了,到底有事没事!没事现在给我走人!”胡八一努力压低声音朝王胖子吼。

“说什么呢,”赵启平端着果盘茶水出来,“人家王哥过来不是挺正常的,我也挺久没见到王哥了。”胖子这一脸狗仗人势的样子,一下拔直了腰板,一个劲儿用表情配合。

王凯旋,这笔账哥哥给你记下了!

“你来之前,老胡正给我上演鬼故事脱口秀呢。正说到你们到精绝古城找到地下水源。”

“哦!没事儿,正好让他歇歇,我接着给你讲哈!”

“这个,当时找到水源呢之后,我们发现一个千斤闸门,但是显然已经被人撬开了。即便如此,我们为了安全起见,老胡说他先去打前战,还说如果5个小时以后还没回来,就让我们掉头赶紧走。”

赵启平瞥了胡八一一眼,没说话。王胖子一看赶紧接着说:“我也不放心!我想嫂……启平这还交给我任务让我好好看着老胡别逞能呢!我当时赶紧就说,我受到党中央的委托,必须跟你一起去!但是无论我怎么争取,他死活就不给我这个名额……”

“有个万一你还得带着大家回去呢,咱们那人家钱就得给人全须全尾的保护好!”胡八一赶紧解释。

“啊对!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后来就你一个人进去了?”

“不是,后来是shirly杨跟他一块儿进去的。她一申请,老胡立刻马上就答应了。那里面呀,黑不隆冬的,幸亏老胡还有点绅士风度,还知道扶着人家姑娘后背,不过在里面估计还是拉手比较安全。然后我们就不知道了,大概过了得有1个多小时吧他们出来……”

胡八一这越听越不对,这才明白王胖子卖的什么药:“哎哎哎,我当时可没……”

赵启平轻轻扫了他一眼,胡八一顿觉不好,给赵启平下跪的心都有,但是这时候再说话,赵启平就绝不是这几天里那个体贴照顾和顺宽厚的赵启平了。胡八一只能马上住嘴,把所有要骂的话都写在眼睛里,砍向王胖子。

王胖子早有准备,一个余光都没给胡八一,装看不见。就死死盯住微笑专注听故事的赵启平:“后来呀,他们出来,招呼我们再进去,shirly杨管他要弹夹,老胡赶紧招呼我给她。你要知道,弹夹可是命啊!给了她,就是多匀出点儿命过去。不过呢,人家shirly杨也确实救过老胡在先。哎,老胡给你讲了吗?一路上shirly杨又给他留汤,后来在行军蚁攻击中拉着胡老胡冲出一条血路来,当时老胡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唉也是,一个那么漂亮的小姑娘自己命都不要了去救一个男人,要是我我就娶了!哎,要不是我知道胡八一这有党中央,谁看了都跟言情剧一样。还有一次是急中生智蛇口救人,反正这shirly杨的恩情大了去了!你们老胡这次是可是欠了人家好几条命了!所以呢,分些弹夹给她也不亏嘛!”

胡八一在心里压碎了后槽牙,汤你没喝啊!?我那是被催泪弹熏的,你当时不是还损我说是因为想你了才哭的啊!?盯死胖子直喷火,然后小心翼翼去看赵启平眼色。

胡八一以前给小赵医生讲故事从不删减,力争有一说十,千钧一发、插科打诨他都讲,基本上一字不落献宝一样的捧给他的眼前人,甚至为了保证“节目效果”偶尔还会夸大其词。赵启平喜欢这些惊险刺激,喜欢苦中作乐的笑话,他就都掘空心思地掘给他,像那些附属国掏空金库进贡给精绝女王。但是一些王胖子揶揄他和shirly杨的话,他是一句没学。一方面他确实当成耳旁风没记得,一方面也是对人家女孩子不尊重。虽然shirly杨在团队中是当个汉子用的,但是胡八一想他毕竟是个女孩子。

他从来没仔细想过王胖子眼里的自己和shirly杨。然而今天他听到了。当着赵启平。

“shirly杨后来就跟着大部队一起进去了。我当时代表党中央问胡八一,我说那姑娘是不是看上你了,还没几天就黏上了。”

胡八一心里咯噔一下,他还真记得当时自己怎么说的。

“他说,太强势的女人没人要!再者也不能娶个外国妞儿啊!”

胡八一双眼一闭,脸埋进手掌想,完蛋了。

强势,美籍华人,小赵医生。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