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HOU0837

【谭曲】美人一笑失江山

人間久客:








1

小温是年前来的,是个看个美人鱼都能感动到流泪的单纯姑娘,所以对晟煊集团内部秘传已久又众所周知的传奇故事显然还是懵懂无知的。

而无意间的一次巧遇,老板谭先生一下挤走成天往何总办公室里跑的小包总顺利成为了小温心中的白月光。

“你是不是在十六楼的茶水间看见谭总了?”旁边万年老油条王女士跟天桥底下算命的一样一语中的。

小温睁大眼睛不可置信。

王女士整理着资料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瞟了小温同学一眼,“洗碗呢是吧?”

“那是咱曲老师给做的爱心午餐,风雨无阻,每天你掐着时间就能在那儿瞧见谭总洗碗。”

小温听了觉得心里的月光暗淡了点儿。

因为王女士无比和蔼慈祥地给小温同学普及了当年谭总的辉煌历史,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谭总没有媳妇儿之前烟酒女人一样不少,有了媳妇儿之后风流人设完全崩坏的惊人转变,以“美人一笑失江山”的先例划了重点,将现实之残酷,老板之痴情归结在一起,一下下实捶砸下来,将小温还没做完的美梦剁成了饺子馅儿。

美人鱼终将会成为海上的泡沫,同样也可能变成快炒店的红烧鱼。小温看见谭先生夹着电话三十五次站在水池边时惋惜地想。

“刚醒?恩?”谭先生笑着说:“迷迷糊糊的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那头的人说了什么,谭先生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没有咖啡,没有红酒,恩,没有下午茶,还没有你,那些里头就要你好吗?”

嘎嘣脆!小温同学的小心脏经春风吹过碾成了齑粉。


2

春天,本应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一切欣欣向荣,阳光灿烂,只有谭总的脸色乌云密布。

据可靠线人透露,谭总生气是因为他们家的心肝宝贝儿又生病了。

为什么是又?因为人吃五谷杂粮哪儿有不生病的道理。

谭总走过前台时散发的低气压堪比冰原风暴,他出门没过两分钟就牵着一个人的手往里走,那人穿着厚重的白色外套,带着口罩,低头任由谭总牵着,总之相当乖巧。

春姑娘是把他留在了冬季吗?小温抽着嘴角腹诽。

“今天进总办的人可是倒霉了。”王女士的目光追随着人到了电梯口,轻飘飘一句话让小温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事实的确如此,人事部经理再次流着冷汗站在了谭总的长毛地毯上,至于那块地毯为什么又重新出现,什么时候出现的就不得而知了。

“小声点儿。”谭总压着嗓子再一次提示。

经理僵着脖子微微回头,发现睡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的人不舒服地皱了下眉头,经理是面无表情的,但这不阻止他在心里默默地翻个白眼儿。

要不咱面对面用微信汇报工作得了呗。

经理敢怒不敢言好容易捱到完事儿立马撒丫子往回撤。

劫后余生还不忘跟外头候着的部门主管说,人还没醒,所以该干嘛干嘛去吧,就别处这儿挨枪子儿了。



3

传闻中的曲老师到底是不是褒姒妲己之流,晟煊的员工最有发言权。

如果拥有钱来形容谭总那一定是对谭总颜值的侮辱。同样的,如果用好看来形容曲老师的话,那一定是对曲老师气质的蔑视。

“你好。”

小温同学闻声抬头,看见了夏日阳光中最温柔的画面。

“你……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小温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人,感叹着这耷着刘海儿的小动物是谁呀。

“这个。”圆眼睛的小动物把木质食盒放在前台,笑得眉眼弯弯,“能不能放在这里,待会儿就有人来拿。”

小温被美色迷惑,还没细细回想那番话,就下意识地婉拒,“对不起,先生,我们这儿——”

“曲老师来了?”

小温的视线里突然冒出来一只谭总,他从男孩的背后突袭,一手环着男孩的腰,宽阔的肩背完全裹住了男孩的身体。

被抱住的小动物有些惊讶,他拍了谭总的手臂,偏头瞪了人一眼。

这一转动露出的白皙脖颈让小温想起了一句话。

曲颈而娴雅,皎洁胜仙子。

小温知道他是什么小动物了,谭总拥有一只属于他天鹅。

“来了都不上去?”谭总抱着小天鹅,像孩子一样粘着他不放,“要饿死我?”

谭总一手托着小天鹅的后颈,低头就往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动作轻佻熟练,几乎颠覆谭总在小温心中的沉稳形象。

“你都胖成这样了,还吃?”小天鹅捏着谭总的耳垂将他推开。

“我胖吗?”谭总挑眉问道,心情相当之愉悦。

小天鹅就瞧了他一眼,谭总就立马改口:“胖胖胖,你放心,咱们家我是最胖的。”

“八宝饭,狮子头,烧羊肉和龙须菜,还有莲子汤。”小天鹅把食盒塞进谭总怀里,眼睛却瞥到谭总后边的李助理那儿,“最近喝咖啡了吗?”

明白人一眼就看清,李助理上前实话实说:“昨天喝了,就一点儿,真的,喝完当场就后悔了。”

小天鹅看着谭总,扭头就走,谭总指着李译还没吭声儿放了食盒就追了上去。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宝——,曲老师,你听我解释。”

“行,那谭先生准备怎么编?”

小温心里的白月光终于成了饭粘子。她回头看着处变不惊,视世间虐狗事为无物的王女士不解地问,“李助理就不会编瞎话吗?”

王女士喝了口水缓缓道来:“食物链是这样的,李助理听谭总的,谭总听曲老师的,你说晟煊姓谭还是姓曲?”

“这是送分题啊。”王女士斜眼儿说道。

小温如梦初醒,才发觉这小天鹅,不是妲己胜似妲己。




4


严吕明拎着袋蛤蜊敲开谭总家门时,曲老师正靠在谭总身边看书,他俩就挤在宽大沙发上的一角,谭总依旧霸道地圈着曲老师浏览文件。

“严先生好。”曲老师抬头示意。

严吕明胖脸一笑,摇了摇袋子,说:“还等着你帮我料理料理。”

曲老师点头想起身,谭总却抓着不放,严吕明手上的袋子被佣人提走,谁知道他也不松手。

“人都答应了,您就不能给他点儿自由?”严吕明还是笑。

谭总一愣,要换做平常严吕明不可能说话这么冲,他觉着不对劲,伸手给曲老师拉好卷上去的衣角就放人进厨房。

严吕明一屁股坐在谭总身边,埋着脑袋摸了一把脸,欲言又止。

谭总没急着问,等着人自个儿说出来。

“我说——”严吕明尝试着开口:“要是小刘一直守着您家这小千岁可能过得还不错。”

谭总合上电脑,把手按在严吕明的肩上,拍了拍:“人没了?”

“没了。”严吕明摇头,眼眶都红了,他咬牙切齿地指着谭总,恐吓道:“你可得一直好好的,跟小千岁好好的,必须祸害遗千年。”

“我俩一定白发齐眉。”谭总说。

之后他们一起吃了晚餐,蛤蜊是麻辣的,因为不新鲜。

为什么不新鲜,因为那是两天前严吕明准备和小刘一起的夜宵材料。

虽然没有酒蒸蛤蜊,严吕明却喝了很多酒,喝到最后他眼前的人都冒了重影才勉强放下杯子,他分不清那只是被谭总握在掌心的曲老师的手,但他还是语重心长地说:“曲老师,你不知道,其实我们谭总真的很爱你啊。”

“每回小刘给我打电话都告诉我,老谭又搁你家楼下等了多久就为看你一眼,那小区的灯可全是他一人儿装的。”严吕明嘴里的话想倒豆子一样往外胡咧咧,“那家伙亮的小刘都不愿意往上看,刺眼睛。”

“现在好了,他也不怕刺眼睛,你也不怕看不见,老谭这盏灯能照着你一辈子,好,真好。”

英雄不流泪,是还没到伤心的时候。可只要一流泪那就得流干才算个事儿。

这一晚,严吕明哭哭笑笑,谭总和曲老师陪着闹腾到凌晨,才把他给弄到客房去。

精疲力尽的曲老师靠着谭总,拨开他眼睛上的碎发,“快累垮了,我的灯。”

谭总失笑,他摸着曲老师的脸颊看也看不尽似的,“刘砚说过,我为赚美人一笑,险失江山。”

“是嘛?”

“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只要你一笑,余光是你,余生也是你。”






PS:1、谭总情话技能满点。

2、摸鱼的时光总是无比轻松畅快。




评论

热度(118)

  1. 诚求一种轻松的死法渡人往 转载了此文字